联系电话:0531-12345787 1365849841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案例 > 给虎叔拜年的时候,就一个劲儿地傻笑

    《给虎叔拜年的时候,就一个劲儿地傻笑》

    时间:2017-06-12 12:25
       虎叔是我本家唯一的长辈,无儿无女,一个人儿。 
       风俗就这么残酷,是全村人的唾沫星子把虎叔给淹了。
       一个人活了一辈子,没娶上女人。早年,用一盒胭脂抹过一次一个寡妇的爱
       就这一次,让虎叔一辈子都是一粒沙子,都无法掺和进全村人的目光里
       可虎叔不管这些,照样活得自由自在,随心所欲。
       虎叔身子板硬朗,就像一块经过多年风雨锻打的钢板,任何目光的钉子,也钉不进去。
       但是,虎叔毕竟是老了,想想从前的事情,再也不冒虎气了。
       当我给他拜年时,他正在敬老院的土炕上打盹儿,看见我了,也不知道认不认得,就一个劲儿地傻笑
    上一篇:在村头,碰见的猎户是一种记忆 下一篇:比山岚更加健康的炊烟,是母亲的炊烟